No. of Visits : 1889


王祖藍先生

文字稿:

我爸爸在2000年患上腸癌,不過,來到威爾斯都可說是不幸中之大幸,因為我們都聽說過威爾斯治療癌症方面比較好。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因為那時是沙士之前,醫院裡的控制還不是太嚴謹,我們跟爸爸過最後的日子時,我跟弟弟和媽媽每一晚都可輪流在醫院通宵。當我們通宵時(護士)會特別來看看我們,又會搬椅子給我們晚上睡覺用,又不時問我們有沒有甚麼需要。在我們最迷惘,最無望的時候,當有一兩位護士前來講一兩句說話,簡直是雪中送炭,是非常重要的。

多謝當年在威爾斯曾經照顧我爸爸,和我們一班家屬的醫護人員,繼續支持你們。


佘詩曼小姐

文字稿:

我外婆曾經在威爾斯住過一段時間,她因為長期不舒服,心情比較煩躁,又經常發脾氣,但護士們都不會待她不好,不會失去耐性,一樣很有耐心地照顧得她很好。

我外婆臨終前一晚我在內地工作,我的朋友去探望她,把電話遞給我外婆。我問她想要甚麼,她說要可樂。第二天早上我趕回香港,我拿著一罐可樂到醫院,外婆當時躺在床上已經拔喉。我覺得很遺憾,因為我來不及給她喝可樂。這時醫生正巡房,醫生說你外婆昨天很開心,她跟我說想喝可樂,我拿掉喉管後便給她喝,喝了大半罐。她喝得很開心不願停,我制止她,說夠了夠了,不可以喝太多。我很感謝這位醫生,因為他幫外婆完成了最後心願。

我感謝每一位威爾斯的醫護人員,希望你們繼續努力,你們一定會做得更好,多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