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傷者「駁到盡」 斷肢再續團隊堅守初心

新界東醫院聯網的斷肢再續團隊16年來多次接受挑戰,在顯微鏡下爭分奪秒駁回每根微細血管與皮肉,助傷者重拾正常人生。今年團隊獲醫管局傑出團隊獎,團隊代表何百昌醫生在八月的總監與員工大會上,分享多年來拯救無數雙手的故事。

斷肢再續手術爭分奪秒 醫生跟病人走

威爾斯親王醫院及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的創傷及矯形外科 (骨科) 部門主管何百昌醫生說,斷肢再續手術需要爭分奪秒,因為斷肢只能於室溫下存放6小時,冷藏情況下則為12至30小時,否則細胞便會壞死。至於病人和家屬要決定是否做手術,也相當不容易,一旦確認後,「醫生會跟病人走」,務求最快找到有空檔的手術室馬上開刀。

何醫生解釋,這種手術異常複雜,平均需時8至10小時,手術成功率是74%,當中又要考慮傷者身體狀況,貿然施刀後或會適得其反。曾有一個斷掌個案,送院時只餘「皮連住骨」,駁掌後不夠一分鐘,麻醉科醫生便發現病人心臟停頓,原來是皮下有靜脈未清,令血液倒流回心臟,「我那時做了一個好痛苦的決定,把駁回的手掌『斬返哂出來』,這個(個案)好深刻」。

斷肢的緊急處理方法:

1. 先用清水沖洗斷肢;
2. 將斷肢放入清潔的保鮮袋;
3. 把裝有斷肢的保鮮袋,置於凍水和冰塊中,持約攝氏4度的環境下。
* 請把斷肢與冰塊分開擺放,否則細胞組織會凍死,不能駁回。

腳趾代手指助青年重生

另一次則是一個19歲青年,他上班首天便被魚蛋碎肉機攪碎了右手四隻手指,團隊幫他駁回其中一隻手指,惟幾天後該手指便傳出腥臭,「始終魚蛋太多菌」,逼不得已,他們只能切除惡臭手指,但醫生未有放棄,用了一根較長的腳趾來接駁,三年後,該病人的「手指」已非常靈活,七年後甚至可舉起一張椅子。

何醫生坦言,團隊一直面對隱憂,曾經八十年代的香港作為工業城市,同時難免發生接收大量工業意外,斷肢再續手術水平在國際醫學界首屈一指,近年工業式微,受傷個案已大幅減少,但換個角度來看,「對醫護團隊不是好消息,少了case(個案)練手、練膽量」。如今,團隊的外科醫生由2002年的16人減到現在的8人,何醫生也擔心人手會出現斷層,故此希望大家再給團隊多點支持。

被康復者感動 永不放棄

不過,斷肢再續有的價值無可取代,何醫生難忘多年前一個不慎被扯斷右臂的地盤技工,當時竟淡定提着斷肢等待救援,因而成為傳媒焦點,送院後他要求何醫生要盡量駁回手臂,幸手術順利,之後該傷者用雙手抱起兒子回來覆診,難掩喜悅的說:「醫生,我終於可以抱回孩子」。

「這一刻個心真的暖到無法抗拒」,何醫生說。也因為此,他一直抱著「永不放棄(never give up)」信念,繼續「修補」一對又一對手,斷肢再續是一條漫長的路,縱然辛苦,也值得。

 

團隊成功將病人的二趾接駁上手部,讓他手部恢復一定活動能力。

團隊成功將病人的二趾接駁上手部,讓他手部恢復一定活動能力。

何百昌醫生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卓敏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研究教授鄭振耀教授均稱醫護人員以聯網形式互相配搭相當重要,亦希望斷肢再續知識及技術可以傳承。

何百昌醫生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卓敏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研究教授鄭振耀教授均稱醫護人員以聯網形式互相配搭相當重要,亦希望斷肢再續知識及技術可以傳承。

我喜歡/I like this   16